性革命已经开始并取得胜利

 时尚资讯     |      2018-10-09 09:03
 
  性革命已经开始并取得胜利,这时巴巴拉三十一岁,离婚了,但她发现自己仍有魅力和能力。起初,她是那场革命的胜利者。虽然青年文化声称生活在三十岁结束,但是,巴巴拉发现六十年代末期的纽约,是男人的节日,而她则是主要的主持人之一。
  纽约到处是男人:各种类型、年龄和身高的男人,他们运用各种口味,场合,活动,地位和试验。有在旁搞小动作的已婚男人;有的有小孩和没有小孩的鳏夫;有职业的单身汉;有离婚和分居的男人。男人们想要从同性恋的床上解脱出一个晚上。并想要从--利用愤怒和有敌意的女人作为证明他们嗜好的优越性--同性恋者的身边解脱出来。有些证券经纪人,他们的冲动随着杜·琼斯的变化而变化,有些吸毒者、骑士们徘徊在P·J和艾林周围,费了很大劲几却没有激情;还有些年轻人,他们感情专一的时间决不超过他们冲动的时间。
  巴巴拉在工作中、舞会上、集会上、会议上会见男人。在瑞金西旅馆的酒吧里,有两次她允许自己被带走,并在一个星期日上午,在第三大街的熟食店又一次允许自己被带走。有一次,巴巴拉采取主动,约会飞往华盛顿特区的东方航空公司的市场经理。巴巴拉对已婚的朋友迎接不暇,在小型晚宴上,她被介绍给朋友的朋友,她的电话号码几乎都是不相识的人,又给了完全是陌生的人们。
  所有的惯例都改变了,第一次见面就拉手,第二次见面就亲吻,已不再是问题了。六十年代后期,如果一个女人接受了男人的邀请,一般双方都会明白,她也接受了一同他睡觉的邀请。在现实生活中,这倒非常实际,因为巴巴拉不久就发现,如果她喜欢与一个男人到了愿意同他外出散步的程度,她也非常愿意与他同床而眠。
  在她离婚后的两年里,巴巴拉与电视广告商同居,他由于吸食大量的大麻,致使性欲大减,无能为力。一个有权有势的政治家曾对她表明永恒的爱慕,而在床上度过了一个热烈的周未之后,就再也没有音信了。她曾与一个深懂心理分析的律师有过一段短暂的罗曼史,他对她爱得发疯,而后来,他承认了心理上的原因:离过婚的女人对他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他分析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摆脱这种奇怪的纠缠。她与一位著名的电影编剧一起看日场戏,他告诉她,他真正愿意三人同住,并且问她,如果他邀请了另一个女人她是否介意。巴巴拉表示反对,他耸耸肩,并且问她如果那样,可否给他洗袜子和内衣,因为察里利--他所居住的地方的洗衣服的费用太昂贵。
  有两次,巴巴拉认为自己陷入了情网。她与艾列克斯·普罗斯卡同居了几个月,他是一位颇有点名气的艺术家,他把联盟广场的工作室搬到了巴巴拉的公司,几个月后他说她毁了他的艺术。他搬走了,留下十英寸见方的油画,作为告别的礼物,而在当时,它能值五千美元。
  在艾列克斯离开半年后,一个叫莱恩·克隆纳的律师闯进了巴已拉的生活。莱恩离过婚,他有魅力而又坚定。他向巴巴拉求婚,两周后她接受了他的请求,但是莱恩事先没有通知巴巴拉就又与他的前妻复婚了。这次的被遗弃使她遭到很大的打击,为了修复她那破碎的情感,她要找更多的男人。就在这时,她在华盛顿机场遇到了这位市场经理,她发誓要使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许多时候,她一夜只与一个男人约会一次,二星期内则有种种韵事。只要向她提出要求,她愿意和任何一位有魅力的男人一起睡觉,有时早上醒来,由于房事兴致未尽,她竟想不起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的名字。她有同时作爱的癖好,一次与两个男人作爱。殷勤和竞争使她兴奋;有时以恶作剧把一人从另一人面前隐藏起来,又使她亢奋异常。
  一段时期,这种事情是很有刺激性的,就象一个似是而非的电影一样,已巴拉爱上了她自己。爱自己的影子,爱能够吸引许多男人的这位女人。但是巴巴拉开始认识到她所爱的影子并不爱她,她认识到她处于一个持续亢奋状态中,这种亢奋状态要依靠下一个男人,下一个电话、下一个约会来解脱。这是一种无法满足的激情。
  巴巴拉知道从感情上不能进行杂交。从一个男人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从一张床走向另一张床,仍不能使她满足。她发现在她与一个男人睡过几次觉之后,她变得依附于他,依靠于他,总想从他那里得到更多、更多。自相矛盾的是,她为自己建立的生活方式却不能使她得到更多,不能使她满足,她所付出的代价却没能得到应有的报偿。
  她嗜毒成癖一般的性欲,内心饥饿无比。她发现在她那走马灯般的剧院、音乐会、穿超短裙和大礼眼的生活后面,没有家也没有家人。家只是个躯壳,她怀念那种老式的一夫一妻制的关系,也怀念她的孩子们。有趣的是,在她怀念家庭生活时,却不怀念狄克,事实上,每当想起他和他们一起生活那的情景,她就头痛。在她真正想起他的时候,她只能回忆起她是如何地疲倦:她对婚姻,事业和孩子们感到厌倦,对安排的时间表和购货单感到厌倦,对去干洗店和儿童医院感到厌倦,对从上午七点到深夜那样无休止的工作,对作为妻子、母亲、女主人和事业型女人都感到厌倦。那时她未认识到这一点,也许是因为她太累了才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在精疲力竭之中度过了她二十多岁这段黄金时光。现在她三十刚出头,处在欣喜若狂的精神状态,但这种状态却与一种绝望的疯狂边缘相连接。
  但是,巴巴拉不顾失望,而继续走自己的生活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