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拉·罗斯有一种理论:你只要一进门,

 时尚资讯     |      2018-10-08 08:50
 
 
 
 
 
 
 
第一节 
 
  巴巴拉·罗斯有一种理论:你只要一进门,就会没完没了他讲述一个开公司的男人。不管这家公司是IBM公司,开公司的男人叫托马斯·B·霍德逊,还是这家公司是萨米收音机电视机维修公司,开公司的男人叫萨米,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男人的办公室是她的心理测验室;
  巴巴拉·罗斯对开公司的男人很有兴趣:他们有钱,这她自己也不缺,在她看来,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们有权。这她本人也有一些,但是觉得还不够。然而,正因为他们既有钱又有权,他们总是不乏性的吸引力。钱和权时时刻刻给人以快感。
  那是1971年8月。巴巴拉刚刚走进文尔法音像公司的接待室,她去见该公司的总裁纳特·鲍姆。巴巴拉本人是杰尔德·斯伯林发行公司副总裁。她到这里是呈交艾尔法公司和杰尔德·斯伯林公司达成的联合推销计划。
  罗斯等候着鲍姆先生的秘书引她去鲍姆的办公室。她四下看了看接待室,试图能从中看出纳特·鲍姆是位何等人物。
  皮制沙发是从阿特利尔购进的,巴森兹钢架玻璃茶几十分昂贵,呈六边形。海军灰的地毯是戴维。希克斯的产品,不是那种从长岛城批发商店搞来的处理货。
  看来一切还不错。纳特·鲍姆够味儿。纳特·鲍姆有钱。
  不过,灰涂涂的天棚纸已经涨破,一棵塑料圣诞树倒在沙发一头的扶手上,巴森兹茶几的玻璃面也该好好地擦一擦了。
  昂贵的装饰和邋遢的管理给巴巴拉的想象蒙上了一层不可捉摸的色彩。也许鲍姆先生是个不拘细节的人,也许比这更糟糕,他或许有严重的性格缺陷。
  巴巴拉知道自己是在胡思乱想;不过她对什么事情都喜欢琢磨琢磨:哪怕在一个接待室里等候那么几分钟的时间里。她说过,你一生中只不过有一次生命。所以,尽管有的时候有些事漫无边际,只要脑子里想到了,她都想从头到尾地琢磨一遍。
  "你是罗斯小姐吗?"年轻的秘书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接待室的门口。
  "罗斯夫人。"虽说罗斯心里想着要用新出现的介于小姐和夫人之间的一个词,但是她脱口而出,还是用了"夫人"这个词。
  "纳特现在要见您。"
  罗斯随着女秘书穿过混乱的走廊,朝纳特·鲍姆的办公室走去。也许他的办公室更能说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的结论是:接待室简直可以使人精神分裂,大概她的理论只适用于鸟类--或许纳特·鲍姆恰恰是抗心理测验的。
  纳特,鲍姆的办公室很大,呈角状,四壁涂成碳灰色,摆放着带有固定座位的檀木茶几。办公室里没有力、公桌,紧靠一面墙摆放着一排勃艮第毡垫软长椅,还有几把铬架藤面的会议椅子,壁毯呈灰色,和房间的色调相配,给人以舒适感。整个房间相当谐调。
  "纳特,"女秘书说。"罗斯夫人到了。"
  巴巴拉看见他那,他还没抬头。他坐在软长椅上正低头看着做相册封面的清样。他年纪正相当,巴巴拉思忖着:五十岁上下。她三十四岁。他长得很帅,皮肤棕黄,加深了他眼睛周围的笑纹。他有着网球运动员的体形,身穿一件带有伟大圣人劳伦特图案的真丝衬衫。
  "您好,"他说。"进来吧。"
  "您好,鲍姆先生。"罗斯说。
  "纳特。"他说,"大家都叫我纳特。"